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中商网 > 娱乐 >
从祝福留坝的流行 看广场舞文化的影响力来源:未知 日期:12-04 访问量:181

        广场舞,作为一种中国大妈自发形成的、自娱自乐的健身活动,近年来一直备受争议和揶揄。很多参与者乐此不疲,借此培养了健康向上的娱乐生活。也有不少群体对此持冷淡和否定态度,谈“广场舞”色变,将其视作“扰民”的代名词。
        受我国城市管理现状的影响,广场舞还引发了诸多社会矛盾和冲突,噪音污染、大妈为抢地盘暴走等现象屡屡上演,相关管理部门也在适时出台政策来约束广场舞的“蔓延”,但这种健身活动并未受此影响,反而日趋火热。
        不久前,一支广场舞神曲《祝福留坝》,以其曲调悠扬,歌词唯美的特点,受到了众多民众的喜爱和效仿,不仅将其改造出了400多个版本,甚至还作为一种新的舞蹈文化,风靡至海外。
        据了解,该支曲目创作于2012年,由陕西汉中镇巴籍歌手鲁文嘉措演唱。2014年,该曲目被改编成广场舞,表演视频被传上网络后迅速掀起观看热潮,原版及各种模仿视频短片综合播放量超过1343万次,甚至连外国友人也来凑热闹。
        其实,类似于《祝福留坝》的这种中国乡间文化输出的现象并非个例。近年来,华人大妈在日落公园、卢浮宫广场和红场等欧美城市的地标前跳广场舞的新闻报道屡见报端,广场舞文化一时成为了国内外舆论争论的热点。
        广场舞满足了大量城乡民众的精神需求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就刊文力挺广场舞,文章指出:谁说汉族不是能歌善舞的民族?广场舞的风靡改变了这一印象。文章称,广场舞受追捧,关键在于满足了大量城乡民众的精神需求。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3年底,我国城镇人口已占总人口的53.73%。有专家认为,现今的大妈们多出生、成长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的新中国百废待兴。而今,她们中很多人都由乡镇辗转到城市,由平房搬进高楼。居住环境和物质生活的变化,造成了她们精神上的强大失落感。此外,现代的家庭结构使得很多老人因家务缠身而失去了培养兴趣的热情,或者因为独居而产生悲观厌世等负面情绪。
        因此,“广场舞文化”的应运而生,恰好填补了这种精神的空虚和家庭关爱的缺失。有专家认为,大妈们借助于每天广场舞的聚集和交流,未尝不是一种“抱团取暖”的精神慰藉。这种精神滋养,对老年人显得尤为重要和不可或缺。
        广场舞文化并非洪水猛兽  考验着管理者的智慧
        针对广场舞走红海外的现象,有法国媒体曾发文呼吁民众予以理想看待。文章称:以平常心看待“广场舞大妈”,不要将她们看作另类群体,而应视为中国社区文化中的一个元素。接纳、包容并规范广场舞,才是社会的责任。
        尽管广场舞产生的噪音污染一直饱受诟病,但广场舞文化并不被排斥。据上海市妇女联合会与复旦大学社会性别发展与研究中心近日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广场舞有良好的群众基础,逾5成受访者表示自己或家人跳广场舞;67.5%受访者支持广场舞;7成受访者认为广场舞增强身心健康。
        此外,该项调查还表明,多数年轻人并不排斥和反对“广场舞”,相反可能持有更加宽容和支持的态度。
        有媒体评论人曾指出,广场舞大妈真实地反映出了老年阶层内心的一种“青春怀旧情结”。但矛盾存在于,社会上的一些精英阶层却把这种“广场舞文化”看做是与所谓现代文明冲突的生活方式,这种心理是对城市个体独处自由的一种干涉。
        在我国,大部分民众对文化生活的需求比较低层次,跳广场舞也是活跃市民业余文化娱乐生活、增强市民身体素质的文明之举,无可厚非,彻底取缔也不现实。
        就现阶段而言,如何有效地规范广场舞,科学研究和妥善解决该民生问题,对于城市管理者的管理智慧也是一种考验。有业内人士指出,唯有公共治理水平与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相适应,博弈各方的利益诉求得到有效协调,才能有效破解广场舞扰民的尴尬困局。
推荐阅读
48岁周海媚首谈与男友恋情:我们...2003年,演员周海媚为了小自己7岁的男友从香港移居北京。为了保护恋情,现...
联盟广告